《中學生讀寫》:故鄉的電影

  • 作者:《子路教育網》
  • 發布時間:2017-08-06 01:09:41
  • 閱讀 7075

摘要: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是填充我快樂童年的歲月。關于故鄉電影的歷史,我就從那時說起。


 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是填充我快樂童年的歲月。關于故鄉電影的歷史,我就從那時說起。


  那時正處在文革期間,故鄉被貧瘠的精神世界所包圍,只好將全部希望全部熱情都寄托在電影上,對故鄉而言,最隆重最熱鬧最開心最抓神經的事莫過于看場電影了。當然來電影的消息,是頭天晚上在鄰村看電影的時候得知的,那時的放映員總是在影片快結束的時候用不很標準的普通話廣播:“同志們,今晚電影到此結束,請同志們走時注意安全,明晚電影XX村?!绷⒓礆g呼聲四起,當然歡呼聲來自于XX村的觀眾。

  當XX換成“官莊”的時候,就是我們歡呼的時候了。歡呼過后,歡快地回家,甜甜地入夢,第二天睜開眼,歡快地跑進學校,和同學們談論昨晚電影的情形,發泄今天將再看一遍的狂喜。整個上午,連老師帶學生都沉浸在驚喜之中,這時即使我們犯了錯,老師也嘻嘻一笑,平時的威嚴早就跑光了。中午的飯特別早,因為這天生產隊里放工提前了,母親回家早,做的飯菜也比平時香多了。下午一上學就打聽電影隊來了沒,聽說上午就來了,還在大隊部里吃了飯哩,于是就覺得做個支部書記真幸福,能陪放映員吃飯呢。下了一節課,就到電影場去“占窩兒”(占地方),用大大小小的石塊擺成長方形或正方形,以警示別人:這是我的地盤兒。好在電影場就在學校門口,擺完石塊還不耽誤上第二節課。

  老師知道我們已收不住心(其實老師自己也收不住了),于是早早地放學。放學后我們并不回家,而是圍著兩個(有時三個)放映員看他們做放映前的準備工作。準備工作仿佛一項儀式,莊重嚴肅而又認真。太陽還很高,幾個人就開始忙碌起來。用豎鏟在地上挖兩個深直的坑,豎起兩根木桿,用滑輪掛起銀幕,吊起音箱,然后把小發電機搬進學校(村里還沒通電),牽著電線走出校門,繞到早已擺好的放映桌上,最后搬出放映機,扯好線路,一切準備就緒,靜等放映。整個過程神圣而又奇妙,其間誰要是幫上了忙,比如幫著牽牽線,抬抬發電機,誰就感覺萬分榮幸和驕傲。記得有個放映員姓周,人長得精神,干活利落,普通話也說的好,十分敬業,他是我們眼里的神,他當時并不知道,他給多少人帶來了一種不可言喻的神奇,一種真真切切的崇拜。

  太陽下山不久,天還不算黑,人們就開始向電影場聚集。這時,發電機突突響起來,迷人的汽油味四散開來,如今的我之所以迷戀汽油味,就與童年時代一次又一次不斷強化形成的條件反射有關。燈亮了!放映員開始調試鏡頭,一束耀眼的白光掃向銀幕,無數興奮的手臂揮來舞去,銀幕上充滿了手指頭。最激動人心的時刻來到了,放映員廣播說:“請同志們坐好,現在開始放映,今晚給大家放映的影片是……”歡呼聲又起。正片之前一般都加一個反映農業學大寨開山劈石的片子,故鄉人叫做“加片”,這種片子都很短,一會兒就放完,此時四面八方的人們繼續向電影場聚集,愈聚愈多?!凹悠币煌?,燈又亮起,此時喊娘叫爹的,呼姐喚弟的,興奮得狂舞大叫的,熱鬧非凡。但是,正片一放,一切聲音戛然而止,寂靜的如入無人之境。換片的間隙,向四下里望去,黑壓壓一片人,房頂上、樹上、草垛上都坐滿了人。本村的,鄰村的,不相鄰的村子的,組成了擁有各村村籍的大雜燴。此時此刻,大家坐在一起,為影片中的人物一同悲喜,一同驚懼,一同憤怒,一同激動,一同振奮……那種氛圍,那種場景,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感覺得到。一次放映《激戰無名川》,電影里下雪,場子里也下雪,鵝毛紛飛,越下越大,放映員本想終止放映,但大家早已入了戲,都不答應,支部書記只好跑回家拿來一把雨傘遮住放映機,才保證了影片順利放完。

  童年時代,是故鄉電影最輝煌的時代。后來,隨著電影業的不景氣,又加上各家各戶有了電視機,上了有線電視網,現在又有了VCD、DVD甚至電腦,人們對電影的喜愛程度已大不如前。為了完成任務,上級有時也派電影隊下鄉。所謂電影隊,只不過一個人,帶著銀幕、音箱、片子、小型放映機,騎著摩托跑到村里來,應付公事一般,尋兩根有些靠近的電線桿,歪歪扭扭地扯起銀幕,把音箱隨便地擱在銀幕下面的地面上,太陽剛剛下山,在許多村民還不知道的情況下就放了起來。電影場也沒了,新電影場常常臨時設在路口,四面八方車來車往,車燈大開,鳴聲四起,灰塵滿天,觀眾一會兒起來一會兒坐下,得給車輛讓道。附近村民家里的電燈射出無數的光來,干擾了放映機射出的光,再也見不到童年時代那種結結實實嚴絲合縫的黑了。場子里的觀眾稀稀拉拉,有許多頑童,他們精力根本不在電影上,只是找個地方耍耍而已。片子也極盡應付之能事,或者是粗糙的武打片,或者是老掉牙的老片子。一次在故鄉看電影,映的是《董存瑞》,發現一對青年男女把戀愛場所選在了電影場。兩人百般愛撫,死命纏綿,從董存瑞同志用“蘑菇”法參軍,一直纏綿到董存瑞同志手舉炸藥包炸橋,直到那聲著名的呼喊“為了新中國,前進——”才驚醒了二人的春夢,不得不抬頭瞅瞅董存瑞同志,可是橋一炸完,兩人又墜入愛河。

  此時已非彼時!真真向往伴隨著童年時代的那一片片黑壓壓的人,那種對電影的執著與堅守、癡迷與忘我、苦戀與瘋狂!






产业基金配资比例